邮件登录

春与青溪长

2017-05-08 09:19

   

  工作中的保洁员吴春生

   

  志愿者在河岸清理垃圾

   

  靖安北河风光

  □本报通讯员 罗张琴

  江西靖安双溪镇,北潦河,河北村段。春江水满,垂柳新绿,野鸭游动。一只竹筏匀速撑来,河面生起稻浪般的碧波。最醒目的,是那个着橙色救生衣,站在竹筏上打捞河面垃圾的人。

  吴春生,是这个河段的保洁员,每天巡河保洁至少两趟。雨势渐大,河面看着也干净,叫他上来。他却不肯,说:“还没结束呢。雨大,冲刷大,垃圾更得抢着清,不然,流到别的河段,让人家受累,还落个没素质的坏名声,不好。”他拧着身子将竹筏轻巧一撑,手轻轻向后一摆,转眼,人和筏子去了别处。

  上岸后,我往他拎着的塑料桶里探了一眼,垃圾没多少。“老吴,也许将来慢慢就不需要保洁员了,让你下岗,少收入,怎么办?”他憨厚地笑笑:“早下岗早光荣,说明靖安生态环境好啊。”

  熟悉老吴的人,在一旁点头,补充道:“老吴爱河,不让他干保洁,怕是会丢了魂。前次,镇里河长跟他开玩笑,说县上已将河流保洁工作服务外包,市场化管理,超过50岁的不聘。老吴顿时就急了,说当志愿者,免费干,行么?老吴整天在河上待着,活干得勤且仔细。也多亏了他,巡查中及时挽救了一名落水儿童。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啊!”

  之前的北潦河是什么样子?河岸杂草丛生,河面挤爆了水葫芦,生活污水倾倒入河,大家都掩鼻而过。想投诉,都不知道该找哪家部门。

  后来呢,有河长了,水里岸上,有事都找河长。河长的名字、电话、职责都在河边公示牌上亮着呢。河长啥事都主动管起来。直到这会儿,大家才真正感觉到住在河边的幸福。

  在双溪镇河湖监管站,站长舒嵩盯着易信上各河段晒图,时不时,拿笔在信息记录簿上写几句。他很专注,丝毫没注意到我。他起身,看电子屏幕监控画面时,才抱歉地与我握手。我笑称他是诸葛舒,坐镇帐中,运筹乡河。他说,非也,乡河长钟华国才是大诸葛。

  靖安河长制才推行,钟华国就筹了30多万元,在双溪河流主要流经处安装摄像头,建设河湖电子监控平台。日常,在镇政府河湖监管站的电视屏幕上就能实时看到河流情况。他常说,水安全是最大的民生之一,要舍得投入,更要懂得投入。“有人管,没钱去管,一段时间以后,工作也会落空。”这是江西省水利厅厅长罗小云在靖安河长制动员大会上讲的大实话。试点创新,经费投入必须保障。靖安从不吝啬。

  从源头堵截污染,建成了县城生活污水处理厂、工业园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压缩转运站;以云技术为引领、大数据为支撑的江西第一朵“生态云”在靖安惊艳亮相;安排专项经费,统一购买巡河保洁等公共服务;为保洁员统一购买保险、防水衣鞋等物……

  江西在全国率先实行全境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筹集补偿资金20.91亿元,奖优罚劣。各地建立生态文明考核评价体系,逐步提高生态考核权重。由于生态好,靖安每年都获得数十倍于自身缴纳基数的流域生态补偿金,奖补比率远远高于全省各县平均数。

  河长制是一场保卫河湖的人民战争,15万靖安儿女都是志愿者。春波初醒的河面,到处是家园浩荡的呼唤。靖安,人人是河长,春与青溪长。

  来源:中国水利报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