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金融发展、资源禀赋与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门槛效应分析(上)

2017-10-12 09:13

  摘要:文章以我国29个省1998-2014年的面板数据为样本,对东、中、西部地区进行分组回归,并以资源禀赋系数为门槛变量,运用双重门槛模型,实证研究了金融发展、资源禀赋与区域承接产业的门槛效应。研究表明:金融发展与区域承接产业能力呈非线性关系,并非资源禀赋系数越高,金融发展对承接产业转移能力的正向作用越明显;在区域特有资源禀赋条件下,适度的金融发展是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关键。 

  关键词:供给侧改革,金融发展,资源禀赋,产业转移,门槛效应 

  基金项目:山西省软科学研究项目(2016041016-2)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标志着我国宏观经济从需求管理向供给管理的重大转型。目前,“供需错位”已成为阻挡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大路障[1]。企业是社会供给的主体,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亟须提高企业创新能力,而企业创新能力的提高,一方面得益于自主研发,一方面得益于“承接”。通过承接产业转移,充分学习、吸收及利用产业转移过程中的技术溢出效应,转化为自身的创新能力。因此,积极承接先进生产力转移是解决供给与需求不匹配、不协调和不平衡问题的重要手段。 

  然而,区域承接产业转移受到多种因素影响,根据已有文献[23]分析,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每一阶段都需要资源禀赋以及完善的金融体系支撑,而两者对承接产业转移的作用如何度量?需要我们进一步考究。因此,在供给侧改革视阈下,本研究旨在厘清金融发展要素在资源禀赋作用下与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关系,并测度金融发展与资源禀赋约束条件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效应,以此验证区域承接产业转移是否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成强有力的外力作用。 

  一、文献综述 

  金融发展与产业发展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学术界研究的热点,早期研究主要从金融理论上分析金融发展水平的提高对企业提供的融资支持,RajanZingales(1998)[4]开创了研究金融与产业发展关系的新局面。近代实证方法主要是选取金融发展的不同维度与指标,定量考察其对产业发展的影响。从简单的线性关系来看,文献[5-6]分别利用不同模型实证分析了金融指标与区域产业发展之间的关系。对于非线性关系,BinhPark and Shin(2005)[7]利用26OECD国家的26个制造业的产业数据实证得出金融发展水平达到一定“门槛”水平的发达国家,高研发、高资本密度,高风险的产业在以市场导向为主的金融体系国家内表现出较快的增长。陶爱萍,君超(2016)[8]利用Hansen门槛模型实证检验了金融发展与产业结构升级存在非线性相关关系。至于金融发展与区域承接产业转移关系的研究,主要是从金融支持的溢出效应方面——FDI的研究成果较多。Choong(2012)[9]认为发达的金融体系能挑选出为东道国带来创新活动的跨国公司,从而使本国企业受益于技术溢出。关爱萍,李娜(2013)[10]通过测度金融发展对区际产业转移引发的技术溢出效应,实证研究了金融发展、区际产业转移与承接地技术进步的关系。而赵奇伟,张诚(2007)[11]实证研究了东中西部金融市场发展水平的差异和金融深化程度的差异会导致FDI溢出效应存在显著地区性差异。 

  另一方面,关于资源禀赋与产业转移的作用关系。赵祥(2010)[12]通过对广东省内企业进行问卷调查,得出影响产业转移的主要因素可归结为:要素禀赋、区域政策与基础设施;勉静荣(2015)[13]从资源约束的角度对区域产业转移进行了研究。资源禀赋与区域承接产业转移有关联,金融发展也与不同区域资源禀赋条件有关,那么金融发展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作用是否也受限于区域资源? 

  为了进一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将研究视角转向金融发展、资源禀赋与区域承接产业转移关系的研究。从已有文献研究结果来看,学者们从两者结合的视角研究较少,大部分是从单一因素且在线性关系视角下验证金融发展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关系。而从理论上来看,两者并非简单的线性关系,倘若非线性关系成立,不同区域资源禀赋会是导致二者非线性关系产生的因素吗?考虑到各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差异性,同时,为了能准确反映这两个影响因素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动态变化,实证模型必须具有分阶段估计模型系数的特点。鉴于此,本文尝试以区域承接产业转移为研究对象,从金融发展与资源禀赋相结合视角出发,探究东、中、西三个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差异性,使用面板门槛模型,以资源禀赋为门槛变量,测度各区域、各阶段不同资源禀赋条件下,金融发展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作用,以此挖掘金融发展、资源禀赋与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非线性关系,分析资源禀赋及金融发展能否成为一个有效的倒逼机制驱动区域承接产业转移,从而为加快区域承接产业转移,提高产业转移的速度和质量提供建议。 

  二、研究方法 

  ()指标选取和数据来源 

  1.指标选取 

  (1)被解释变量(fdi)。借鉴吴雪萍(2010)[14]研究产业转移的经验,本文将各省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额折算成人民币作为承接产业转移的代表指标。 

  (2)主要解释变量(fd)。产业转移受到区域金融发展状况的影响,区域持续扩大的金融资本总量可以有效发挥集中储蓄、规避风险、配置资源等功能,解决产业转移过程中资金不足、风险过大以及信息不对称的困境,从而推动区域产业转移的进程。因此本文选取金融发展水平作为主要解释变量。而度量区域金融发展水平指标有很多形式,如,金融资产总量/GDP(Goldsmith(1969)[15]);货币存量M2/GDP(R. I. Mckinnon(1973)[16]);金融机构年末贷款总额/GDP(Liang(2005)[17]卢峰,姚洋(2004)[18]、王翔(2009)[19]);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GDP(周立(2004)[20]、马轶群(2012)[21]、周丽丽(2014)[22])等。那么,如何精确度量与产业转移相关的金融发展水平指标?究其原因,在产业转移过程中,能否有效融资对企业的正常成长至关重要。在中国,银行信贷一直在金融市场中发挥重要的融资渠道作用,我国金融市场是一个以间接金融为主的金融体系,银行信贷额是全国性银行根据项目融资需求在全国进行相应的信贷的配置,是广大企业主要资金来源。现阶段区域金融也主要通过以银行为主的信贷体系来影响实体经济,进而影响产业转移的发生。因此选取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GDP作为衡量金融发展水平的指标[10] 

  (3)控制变量。为了更加全面分析区域承接产业转移效应,我们引入了影响较强的相关控制变量。由于影响因素很多,为了获得更稳健的估计,根据已有文献研究结果,本文以表1中变量作为本文的控制变量。 

  1  控制变量的选取 

变量名称 

指标选取 

符号 

单位 

要素流动 

全社会货物运输周转量 

trans 

亿吨公里 

信息化水平 

邮电业务总量 

infor 

亿元 

产业结构 

(第二产业增加值+第三产业增加值)/GDP 

struc 

% 

劳动力成本 

R&D内部经费支出 

labor 

/ 

市场潜力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market 

亿元 

税收负担 

税收合计/GDP 

tax 

% 

政府干预程度 

地方财政支出/GDP 

gov 

% 

科研经费投入 

R&D内部经费支出 

rde 

亿元 

  (4)门槛变量。在已有文献研究中,有些文献采用煤炭和石油的需求缺口和产量[23]或煤炭基础储量[24]来考察各地区的资源禀赋。但区域资源禀赋条件并非只有能源,包括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因此本文参考赵丙奇(2012)[25]提出的资源禀赋系数影响因素,通过熵值法计算资源禀赋系数并将其作为门槛变量,具体见表2所列。 

  2  资源禀赋系数影响因素 

变量名称 

指标选取 

单位 

自然资源 

煤炭储量 

亿吨 

劳动力数量 

各地区年底就业人员数 

万人 

资本存量 

固定资本形成总额 

亿元 

人力资本存量 

各种教育程度毕业人数的比重 

% 

市场化程度 

市场化指数[26] 

—— 

对外开放程度 

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总额/GDP 

% 

  2.数据来源 

  基于数据的可获得性和统计口径差异性,本文选取1998-201429个省(市、自治区)的省际面板数据作为样本,由于西藏和新疆部分数据严重缺失,因此在实际分析过程中将其剔除。本文原始数据主要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中国高技术产业统计年鉴》、《中国金融年鉴》、《中国劳动统计年鉴》,所有检验均使用stata14.0软件。 

  由表3可知,fdie的最大值和最小值相差很大,据此我们可以推断各区域承接产业转移能力相差较大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资源禀赋的差异。而fd的极差相差不是很大。那么,金融发展在资源禀赋条件下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影响如何测度? 

  3  各指标的描述性统计量 

变量 

均值 

标准误 

最小值 

最大值 

fdi 

319.80 

530.90 

1.44 

8 035 

fd 

2.47 

0.78 

1.42 

13.28 

e 

1 253 

1 151 

0.09 

6 545 

trans 

2 998 

3 552 

73.60 

20 373 

infor 

469.30 

547.80 

4.73 

4 553 

struc 

0.87 

0.07 

0.64 

0.99 

labor 

27 349 

18 277 

5 384 

95 569 

market 

3 705 

4 319 

71 

284 71 

tax 

0.15 

0.09 

0.06 

0.55 

gov 

0.18 

0.08 

0.06 

0.61 

rde 

25.25 

68.52 

0.00 

725.60 

  ()计量模型构建 

  本文借鉴Hansen(1999)[27]建立的非线性面板门限模型进行实证分析。具体关于面板门限模型设定方法可参见相关文献,此处不再赘述。同时,为了有效分析金融发展、资源禀赋与区域承接产业转移之间的非线性关系,本文通过一系列实证检验,排除交叉项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影响的非线性关系,最终将资源禀赋系数作为门槛变量,模型选择设定为: 

  单一门槛: 

  fdiit=β1fditI(qitγ)+β2fditI(qitγ)+β3transit+β4inforit+β5strucit+β6laborit+β7marketit+β8taxit+β9govit+β10rdeit+μi+eit    (1) 

  双重门槛: 

  fdiit=β1fditI(qitγ1)+β2fditI(γ1qitγ2)+β3fditI(qitγ2)+β4transit+β5inforit+β6strucit+β7laborit+β8marketit+β9taxit+β10govit+β11rdeit+μi+eit    (2) 

  三、实证检验 

  ()变量的相关性检验 

  4为各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的偏相关系数,可以看出,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各解释变量与被解释变量具有相关性。 

  4  变量的相关性检验 

变量 

fdi 

fd 

trans 

infor 

struc 

labor 

market 

tax 

gov 

rde 

fdi 

1 

  

  

  

  

  

  

  

  

  

fd 

0.087*** 

1 

  

  

  

  

  

  

  

  

trans 

0.467*** 

0.153*** 

1 

  

  

  

  

  

  

  

infor 

0.506*** 

0.069 

0.450*** 

1 

  

  

  

  

  

  

struc 

0.424*** 

0.175*** 

0.503*** 

0.401*** 

1 

  

  

  

  

  

labor 

0.525*** 

0.286*** 

0.588*** 

0.508*** 

0.601*** 

1 

  

  

  

  

market 

0.589*** 

0.153*** 

0.608*** 

0.763*** 

0.412*** 

0.648*** 

1 

  

  

  

tax 

0.221*** 

0.132*** 

0.396*** 

0.126*** 

0.564*** 

0.596*** 

0.132*** 

1 

  

  

gov 

-0.201*** 

0.282*** 

-0.146*** 

-0.189*** 

0.0310 

0.301*** 

-0.166*** 

0.218*** 

1 

  

rde 

0.51*** 

0.130*** 

0.423*** 

0.722*** 

0.336*** 

0.50*** 

0.79*** 

0.18*** 

-0.13*** 

1 

  ()单位根检验与协整检验 

  5表明,所有变量的一阶单整序列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均拒绝原假设,即原始序列的一阶差分平稳,因此可进行协整检验。本文采用Westerlund(2007)构造的协整检验,检验结果见表6所列。 

  5  面板数据单位根检验结果 

变量 

LLC 

IPS 

Fisher-ADF 

Fisher-PP 

判断结果 

fdi 

1.000 

1.000 

1.000 

0.896 

不平稳 

Δfdi 

0.000 

0.001 

0.000 

0.000 

平稳 

fd 

0.778 

0.565 

0.938 

0.143 

不平稳 

Δfd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trans 

0.989 

1.000 

1.000 

1.000 

不平稳 

Δtrans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infor 

0.003 

0.923 

0.994 

1.000 

不平稳 

Δinfor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struc 

0.000 

0.032 

0.413 

0.015 

不平稳 

Δstruc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labor 

0.812 

0.999 

1.000 

1.000 

不平稳 

Δlabor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market 

1.000 

1.000 

1.000 

1.000 

不平稳 

Δmarket 

0.000 

0.000 

0.000 

0.007 

平稳 

tax 

0.000 

0.030 

0.752 

0.960 

不平稳 

Δtax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gov 

0.003 

0.835 

1.000 

1.000 

不平稳 

Δgov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rde 

1.000 

1.000 

1.000 

1.000 

不平稳 

Δrde 

0.000 

0.000 

0.000 

0.000 

平稳 

  6中,GtGaPtPa都接受原假设,表明面板模型不存在协整关系,不能直接进行面板回归,所以本文选取数据一阶差分形式进行面板回归。 

  6  面板数据协整检验结果 

检验条件 

假设 

统计量名称 

Z 

P 

面板异质性 

H0:至少有一个截面不存在协整关系 

组统计量Gt 

6.014 

1.000 

组统计量Ga 

8.114 

1.000 

面板同质性 

H0:对所有截面都不存在协整关系 

面板统计量Pt 

4.592 

1.000 

面板统计量Pa 

8.180 

1.000 

  ()东、中、西地区的分组回归结果 

  各区域金融发展、资源禀赋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存在较大差异,鉴于此,有必要分区域估计金融发展对区域承接产业转移的影响。由表7估计结果可知,Hausman检验的统计结果P值较小,因此支持面板模型设定为固定效应模型。 

  7  分组回归结果 

变量 

全国 

东部 

中部 

西部 

被解释变量 

Δfdiit 

Δfdiit 

Δfdiit 

Δfdiit 

解释变量 

  

Δfd 

1.59 

1.51 

2.492 

1.113 

Δtrans 

0.002 7 

0.002 1 

0.002 4 

0.026 4 

Δinfor 

0.003 81 

0.044 4 

0.045 7 

0.089 5 

Δstruc 

-36.35 

-1.007 

377.1 

93.31 

Δlabor 

0.015 2 

0.028 0 

0.000 1 

0.000 6 

Δmarket 

0.043 4 

0.104 

0.056 7 

0.015 2 

Δtax 

-1.074 

-1.304 

-561.9 

-229.1 

Δgov 

-253.2 

-296.0 

-543.3 

20.41 

Δrde 

2.47 

3.84 

1.25 

0.52 

constant 

16.15 

28.72 

1.59 

3.49 

Observations 

464 

224 

96 

144 

Number of province 

29 

14 

6 

9 

Hausman 

chi2(4)=9.24 

p=0.0999 

chi2(5)=10.99 

p=0.0957 

chi2(5)=24.32 

p=0.0001 

chi2(5)=14.07 

p=0.0152 

  从全国层面来看,fdtransinforlabormarket以及rde对承接产业转移起到正向的促进作用,structax以及gov在一定程度上对承接产业转移起到抑制作用。就东部地区而言,fd对东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的促进作用与全国水平相当,稍微略低于全国水平;与中部、西部地区不同,东部地区struc对承接产业转移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这看似与经济理论相悖,实则不然。改革开放以来,东部地区发展较快,伴随着较快的经济发展,在有限资源供给条件下,东部部分区域的容纳能力已出现饱和,对承接产业转移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对中部地区而言,fd对承接产业转移起到促进作用,且效果大于全国水平、东部地区和西部地区;struc对承接产业转移产生了促进作用,与东部地区相反。对西部地区而言,fd对承接产业转移同样起到促进作用,但效果明显小于全国水平和其他两大地区;同中部地区相同,struc对承接产业转移产生促进作用;但对gov而言,西部地区与东部、中部地区相反,这是由于西部地区产业发展大多较为落后,亟须政府扶持引导产业的发展。 

 

 

   作者: 太原理工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曹薇 邱荣燕  来源: 《华东经济管理》2017年第4期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