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创新驱动发展评价研究 ——以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为例(下)

2017-11-15 09:38
 
 

3.2 评价结果分析 

通过对近3年《中国科技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各省统计公报的数据资料进行整理,归纳出各项评价指标的数值(见表1),并与长江下游以及全国平均水平进行比较,发现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创新驱动发展呈现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3.2.1 创新资源投入不足 

在所有创新资源中,创新人才是支撑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根本。2013年长江经济带中游四省每万人中R&D人员为28人,而下游三省为85人,并且中游地区创新人才发展愈发表现出后发劣势的特征,发展速度减慢,与下游地区差距增大。如2010年中游四省每万人中R&D人员数与下游的差距为38人,2014年该差距扩大为57人。其次,从财力投入上看,2014年中游地区平均R&D经费投入占GDP的比重为1.52%,仅为下游的1/2;中游地区科技财政支出平均为95.5亿元,约为下游的1/3。创新资源除来源于政府外,企业作为市场经济条件下创新驱动的主体,也是创新资源的重要来源之一。从企业层面看,中游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有研发机构的占比为9.8%,不仅远低于下游的27.2%,而且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12.6%);规上企业R&D人员全时当量平均为7.3万人年,仅为下游的27%。中游地区在创新资源投入方面,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与下游差距悬殊,这无疑制约了中游地区创新动力和活力的有效激发;同时,中游大多数企业并未认识到创新的重要性和必然性,吝啬于创新资源投入,仍然局限于传统的发展路径,尚未真正成为创新主体。 

3.2.2 知识创造成果市场应用扩散能力薄弱 

创新活动主要由知识创造和应用扩散两个过程构成。知识创造是创新的源泉,主要包括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开发研究;应用扩散是指研究开发成果的应用和扩散,是创新活动的核心。知识创造可以通过科技论文与R&D项目(课题)两个指标来反映,2013年中游四省发表科技论文被国外主要检索工具收录数和R&D项目(课题)数分别为41 461篇和40 830项,虽然低于下游三省,但差距相对而言并不大。应用扩散包括成果应用和技术扩散两部分,在成果应用方面,2014年中游地区规上工业企业新产品产值均值和新产品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 655.6亿元和13.03%,而下游地区这两项指标分别为16 165亿元和20.1%;在技术扩散方面,中游地区技术市场合同成交额平均为224.8亿元,仅为下游地区的一半。总体而言,中游地区的创新活动呈现出知识研究能力强,创新成果应用扩散能力弱的分化状态。尽管中游地区凭借其丰富的科教资源在科技论文和科学著作产出等知识创造领域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但这种优势并未在市场中得到有效应用与扩散,导致中游地区在专利、技术市场、创新产品等方面仍与下游地区存在较大差距。 

3.2.3 创新产出缺乏效率 

创新产出是创新驱动发展过程的第3个环节,其不但能丰富创新的直接成果,更能驱动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从创新的直接成果来看,2014年中游地区每万人专利申请授权数为5件,仅为下游地区的1/5;高技术产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约为5.6%,比下游区域低12%。从经济增长方面来看,2014年中游地区的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平均为3.91万元,而下游地区为8.4万元,约为中游的2倍。知识经济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经济服务化,第一、二产业已经不是利润的主要增长点,第三产业逐渐占据主导[14]2014年中游地区第三产业生产总值较上年增长17.4%,基本与全国平均水平持平。改善民生是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同时也是社会进步的基本着力点,从社会进步方面来看,2014年中游地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4万元,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2.02万元);城镇登记失业率平均为3.4%,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09%)。总的来说,中游地区创新产出缺乏效率,不但对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造成消极影响,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产业的转型升级和社会经济的跨越式发展。 

3.2.4 创新环境对创新驱动的保障作用有限 

良好的创新环境是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入实施的沃土,只有不断完善创新环境,才能最大限度激发支撑创新驱动战略的核心——科技创新人才的潜能。创新环境包括软环境和硬环境两个方面。首先,硬环境可以通过“互联网普及率”和“人均拥有公共图书馆藏书量”来衡量。2014年中游地区互联网普及率平均为38.73%,落后全国互联网普及率约10个百分点;中游地区人均拥有公共图书馆藏书量为0.4册,不仅远远少于下游地区的1.62册,而且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0.58册)。其次,软环境可以通过教育经费占GDP比重规上工业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中来源于政府资金的比重”来衡量,2014年中游地区教育经费占GDP比重为3.36%,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43%),但高于下游地区(2.51%),这可能是由下游地区GDP基数较大所致;中游区域规上工业企业R&D内部支出中来源于政府资金的比重约为5.66%,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07%)。总体而言,中游各省对于创新环境建设倾注了不少心血,各级政府通过在科技投入、税收激励、金融支持、人才队伍、教育与科普等方面出台各项配套政策,大大推动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进程。但是,由于中游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限制,在创新环境尤其是硬环境建设上仍然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 

4 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创新驱动发展水平提升建议 

4.1 加大创新资源投入力度,深化产学研合作 

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仍然处于规模报酬递增阶段,各级政府、企业应在做好创新发展战略规划的前提下,加大创新资源投入力度,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同时,要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引导创新资源向企业集聚,强化企业的技术创新主体地位,培养若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型领军企业。政府应当推动企业、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3个部门积极开展合作,鼓励发展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促进创新资源在三者之间合理自由流动,充分释放资本、人才、信息、技术等创新资源的活力,高效完成创新产品从研发到投入使用的全过程。除此之外,长江经济带中游四省也应联合起来,共同制定中游地区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方案,使得各省拥有的创新资源能够优势互补,协同发挥作用,并且在武汉东湖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合芜蚌(合肥、芜湖、蚌埠)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的引领示范作用下,大力推进长株潭等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增强中游地区整体自主创新能力。 

4.2 壮大创新人才队伍,优化创新人才成长环境 

创新驱动的本质是人才驱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专门指出“围绕重点学科领域和创新方向,造就一批世界水平的科学家、科技领军人才、工程师和高水平创新团队”。为此,中游地区各省首先应实施更加积极的创新人才引进政策,大幅度提升人才引进资金规模,从满足高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发展的需求出发,引进一批既懂技术、又懂管理和市场的海内外高层次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其次,完善高层次人才居住保障政策,支持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利用存量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型人才周转公寓,购买或租用商品房出租给高层次人才居住。最后,完善创新人才激励制度建设,改革科研评价和奖励制度,将专利创造、标准制定及成果转化作为评定的重要依据,并且在深入贯彻《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的基础上提高创新人才成果转化收益分享比例,鼓励各类创业风险投资机构或个人对创新人才提供融资支持。同时,赋予创新领军人才更大的人财物支配权、技术路线决策权等,充分调动其积极性。 

4.3 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依靠创新培育发展现代服务业 

在知识经济时代,长江经济带中游各省要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高新技术对传统优势产业进行升级改造,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生产组织、企业管理、商业运营模式创新,为应对经济新常态注入新活力。其中,服务业作为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是产业转型升级聚焦的关键领域。因此,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必须加快发展以创新为核心的现代服务业,鼓励各类投资主体将大数据、互联网等先进技术与传统服务业相融合,实现服务业的创新驱动发展,并且,政府可以通过落实税收优惠、用地保障、财政扶持等政策为现代服务业的转型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在具体服务业的选择上,既要优先发展金融保险业、现代物流、节能环保等生产性服务业,也要优先发展健康养老、文化教育、家庭服务等生活性服务业,形成两者协同发展的服务业新格局,共同推动长江经济带中游地区核心城市逐步形成以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值得一提的是,创新驱动离不开科技服务业强有力的支撑。因此,政府应大力发展技术转移、科技金融、创业孵化、科技咨询、知识产权等科技服务业。 

4.4 发挥政府职能作用,改善创新软硬环境 

长江经济带中游各省政府应将创新环境建设作为一项关键性工作来落实,在硬环境建设上,不仅应完善中游地区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大力推进有线和无线宽带接入网建设,扩大4G网络覆盖范围,而且政府应携手社会各界力量提升公共图书馆、研发机构、高等院校等公共基础设施的软硬件条件。更为迫切的是,中游各省应大力构建以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为基础的创新基础设施,例如针对科技型小微企业融资难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针对创新人才流动难的创新人才公共服务平台、针对大学生创业难的创业孵化器等。在软环境方面,应大力营造崇尚创新、鼓励首创、宽容失败的创新创业社会氛围;鼓励发展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空间,让全民都能积极参与到创新活动中来。同时,政府应转变自身职能,向服务型政府过渡。除针对各地实际情况完善现有创新激励政策及政府补贴政策,强化科技与经济对接、创新成果与产业对接、创新项目与现实生产力对接外,还应简政放权,将创新资源配置权利重新还给市场,而更多地关注如何提高政策执行的监督检查水平,确保各项创新激励政策落实到位,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助力。 

参考文献: 

[1]魏江,李拓宇,赵雨菡.创新驱动发展的总体格局、现实困境与政策走向[J].中国软科学,20155):21-30. 

[2]吴传清,董旭.长江经济带工业全要素生产率分析[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4):31-36. 

[3]吴传清,董旭.长江经济带全要素生产率的区域差异分析[J].学习与实践,20144):13-20. 

[4]吴传清,董旭.长江经济带服务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实证研究[J].学习与实践,201412):27-36. 

[5]胡艳,严清清,李凌妹,等.长江中游城市群四省会城市竞争力分析——兼与长三角中心城市的比较[J].合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2):8-13. 

[6]张建清,陈婷婷.长江中游城市群创新发展深度解析[J].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59):6-15. 

[7]陈晓勇,杨俊,宋振江,等.长江中游经济带区域产业分工战略研究[J].中国发展,20152):28-33. 

[8]胡婷婷,文道贵.发达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比较研究[J].科学管理研究,2013312):1-4. 

[9]辜胜阻.创新驱动战略与经济转型[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3-6. 

[10]吴海建,韩嵩,周丽,等.创新驱动发展评价指标体系设计及实证研究[J].中国统计,20152):53-54. 

[11]陈曦.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路径选择[J].经济问题,20133):42-45. 

[12]崔有祥,胡兴华,廖娟,等.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测量评估体系研究[J].科研管理,2013S1):308-314. 

[13]赵静,薛强.基于创新驱动理论的区域发展评价研究[J].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4):21-24. 

[14]吴优,李文江,丁华,等.创新驱动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构建[J].开放导报,20144):88-92. 

[15]王义娜.浙江创新型省份建设中创新驱动力的综合评价分析——基于华东六省一市的比较分析[J].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20145):79-85. 

[16]刘焕,胡春萍,张攀.省级政府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监测评估——一个分析框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328):128-132. 

[17]上海财经大学课题组,徐国祥.上海创新驱动,转型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科学发展,20145):5-16. 

[18]齐秀辉,武志勇.创新驱动视角下大中型工业企业创新能力动态综合评价[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21):114-119. 

[19]李金叶,付宇杰.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下省际企业创新能力评价[J].商业时代,201420):91-92. 

[20]蒋玉涛,招富刚.创新驱动过程视角下的创新型区域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097):168-169+181. 

[21]FREEMAN CSOETE L. Developing science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indicatorswhat we can learn from the past[J]. Research Policy2009384):583-589. 

[22]XIE FDU H. Innovation system of a metropolitan regiona case study of the Yangtze River Delta[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novation & Learning20075):81-9313. 

[23]WEICK C WJAIN R K. Rethinking industrial researchdevelopment and innov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J]. Tech-nology in Society201439):110-116. 

作者简介:李燕萍(1965—),女,湖南常宁人,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中国产学研合作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研究方向为人力资源管理、创新人才开发与产学研合作;毛雁滨(1991—),男,江苏丹阳人,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人力资源管理;史瑶(1991—),女,河北保定人,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人力资源管理。 

 

 

   作者: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李燕萍 毛雁滨 史瑶 武汉大学中国产学研合作问题研究中心 李燕萍  来源: 《科技进步与对策》2016年第22期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