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智库聚焦疫情影响 丨新冠肺炎疫情对今年投资的影响及应对措施

2020-02-18 10:36

     “非典”时期投资增长变动的启示 

  

  疫情对投资总体变动的影响较小。“非典”于2002年底在广东发生,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6月疫情被消灭。2002年12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出现一个明显的下降,增速只有18.4%,比前一月下降了5个百分点。进入2003年,月度投资累计增长率基本保持在34%—37%的高位上,月度投资平均水平比疫情暴发前的2002年还高出了一个台阶,符合经济上升期的特征,即“非典”并未打断原有的投资上升势头(见图1)。

  1111 

  1 2002-2003年全国投资月度累计增长率(% 

  多数地区投资受到的影响也比较小。从出现“非典”病例最多的北京和广东的情况看,北京投资在2003年初受到较大影响,1—2月份投资几乎为零增长,1—4月份只有不到5%,之后逐月有所回升,到“非典”疫情结束的6月份,累计投资增速已提高到14.5%。广东是“非典”的发源地,在1—2月份仍然实现了27%的投资高增长,之后,增速有所下滑,1—4月份下降到14%,随后又逐渐回升到上半年的24.5%。其他省份的投资波动则比北京、广东小得多,大多保持较高增长幅度(见图2)。可见,除在少数疫情较重地区以外,绝大多数地区投资受到的短期影响也比较小。

  1111 

  2 2002-2003年北京、广东月度投资累计增长率(% 

  投资对经济的支撑作用很强。2003年,疫情暴发的一季度,全国GDP增速高达11.1%,与上年同期相比还提高了2.2个百分点;尽管二季度的GDP增速降至9.9%,但仍比上年同期有所提高,且三、四季度GDP增速分别又回升到10%以上。经济增长之所以未受太大影响,投资的支撑作用不容忽视。2003年,在支出法GDP中,消费增速只有7.3%,同比下降了0.7个百分点,净出口则比上年下降了4.2%,与此同时,投资(资本形成)增长了23.7%,同比大幅提升了12个百分点(见图3)。在消费和外需不振的不利局面下,投资有力支撑了2003年的经济增长。

  1111 

  3 支出法GDP中三大需求增长率(%)(现价)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投资变动趋势 

  

  2003年,中国经济处于上升期,“非典”疫情并未改变投资增长的良好趋势。但是,当前,我国投资仍处于稳定下行阶段,结构转型面临爬坡上坎的艰难局面,国际贸易和投资环境也不容乐观,疫情影响范围更广,防疫中的不可预期情况多,多重因素累积和叠加,疫情推动投资继续“下台阶”的风险增大。2015—2019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9.9%、8.1%、5.9%、5.9%和5.4%。2019年各月投资增速维持在5.2%—6.3%的区间,月度投资累计增速由1—3月份的6.3%下降到1—11月份的5.2%,1—12月增速略微提高到5.4%,出现企稳的迹象。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打断投资回升的势头。

  疫情持续时间是判断对投资影响程度的重要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到底会持续多长时间,医学专家并未给出相对一致的判断。但是,有多位专家对疫情的峰值给出了预测。一些专家预计正月十五(2月8日)前疫情可能出现回落,有的专家认为疫情可能在2月中下旬达到峰值。但是,疫情从高峰到最终平息还需要一段时间。根据“非典”时期广东的经验,疾病流行高峰平台期有16—20天。北京4月15日到30日为高峰期,但直到6月8日,北京才首次出现新增非典病例零纪录。根据上述专家预测以及“非典”的时间轨迹估算,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在2月中旬达到峰值,3月上旬度过高峰平台,4月下旬才能最终结束。

  鉴于本次疫情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未来新冠肺炎疫情也可能出现与“非典”不同的趋势,从而对投资未来发展产生不同的影响。

  1.如果政府应对措施坚决,防控效果充分显现,抑制病毒的药物有效应用,疫情暴发高峰期出现在2月中旬,高峰平台期缩短,人流隔离和交通封闭提早解除,3月底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将主要影响一季度投资增长。目前,全国城乡的防控方式与“非典”时期的北京十分相似,虽然那时北京没有实施“封城”,但是,由于疫情严重产生的恐惧情绪,人流、物流实质受限。2003年一季度,北京投资累计增速只有上年同期的1/4,我们以此为依据进行预测。2019年一季度全国投资增长6.3%,则2020年一季度投资增速约为1.6%。如果疫情在一季度基本平息,将为全年投资稳定恢复创造有利条件。这是因为,第一,近五年来,一季度投资平均只占全年的15%,一季度的投资增减对全年影响相对较小,可以通过后三个季度的努力弥补回来;第二,消费和外需受疫情影响的影响较大,投资必然成为稳增长的主要力量,政策发挥余地也大,投资反而可能出现逆周期的表现,即投资增长出现强力反弹,全年增速超过2019年。

  2.如果疫情防控出现松懈,病毒出现新的不确定性,疫情的高峰期出现在2月中旬以后,或者高峰期过后,又出现新的反复,全面控制需要更长时间,将会影响整个上半年的投资,这一时期投资活动的恢复将出现大幅波动情形。2003年6月,北京投资累计增速只有上年同期的60%,以此为依据,2019年上半年全国投资增长5.8%,则2020年上半年投资增速预计可以达到3.5%。如果疫情更晚才能平息,对全年投资的负面影响就会很大,除停工影响工程进度外,在外部环境冲击下企业经营难以为继,资金链出现断裂,投资信心严重受挫,即便政府投资增加也难以抵补非政府投资下滑的缺口。近五年来,上半年投资平均占全年的46%,如果今年前期投资增长过缓,下半年投资增长的压力就将增大,全年投资政策调控的难度也将增大,在这种情况下,投资增速持续下行的可能性增加。

    有效应对肺炎疫情的投资调控措施 

  

  作为重要的短期需求因素,投资在2020年稳增长过程中将发挥重要作用。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蓬勃发展的消费市场是一个巨大打击,消费增速下降可能性很大。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肺炎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我国的贸易、商务活动将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2019年,消费和净出口对经济贡献率合计达68%,如果这两部分力量明显减弱,对投资增长的压力就会很大。

  既然投资在2020年经济发展中承担特殊责任,因此,需要从以下方面保障其健康发展。

  确保工程建设顺利实施。充分利用好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尽量缩短工程前期手续办理时间,促使新项目及时开工。对受生产要素影响不能开工的,政府主管部门要深入现场,加强服务,协调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和材料供应商及时给予保障。施工企业要提前做好防控疫情和施工所需人员、物资的准备,确保工程如期开工。

  扩大中央预算内投资。1998—1999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2009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我国预算内资金分别年均增长了60%和47%,从而较好保证了中央政府投资反周期调节功能发挥。可以参照上述两个特殊时期的经验,将2020年中央预算内资金规模比上年提高50%,增加到8600亿元左右。

  优化基础设施投资方向。一方面是加快国家应急防疫战略性基础设施建设,在各大中城市规划建设高标准的公共卫生防疫医院,下大气力建设县区一级集中医学观察中心、公共卫生服务中心。另一方面是稳步推进5G网络部署,加快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促进基础设施全面升级换代,实现绿色发展、智能发展。

  拓展政府债务融资渠道。进一步扩大地方政府一般债的发行规模,满足公益性项目融资需求,新增债券发行规模原则上应在当年发债额度内,但在债务上限内,可以自行调剂。由于专项债对应着具体项目,通常有收益保障,因此,可不再限制专项债额度,不纳入债务限额管理。探索高速公路、铁路、能源企业发行永续债,为基础设施提供长期限融资工具。

  加大金融政策扶持力度。推动金融机构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对到期还款困难的,可予以展期或续贷。进一步完善融资担保服务功能,运用政府专项资金出资建立风险补偿基金,为融资担保机构提供保障机制。加大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对省级再担保公司股权投资力度,壮大担保机构的风险抵御能力。引导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降低担保和再担保费率。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刘立峰 编辑: 马原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