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推动希腊、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参“一带一路”倡议的意愿、问题及建议

2017-12-18 09:55

  摘要:希腊、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三国在加强互联互通方面与“一带一路”倡议具有很高的契合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调研组于5月中旬赴三国就相关问题开展考察和调研。调研组与三国的政府部门、金融机构、智库及当地中资企业共进行了10场座谈,参加了由罗马尼亚外交部、财政部、经济部及多家智库参加的圆桌会议,实地考察了中远海运比雷埃夫斯港港务局、华为希腊公司、中兴罗马尼亚公司、河钢塞尔维亚钢铁厂等“一带一路”项目。调研组认为三国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态度积极,且与我国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拥有较大合作空间,我方需加强与三国在各个层级的交流和合作,以提升其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改善当地营商环境,并与利益相关方增进共识。 

  关键词:“一带一路”倡议,希腊,罗马尼亚,塞尔维亚 

  一、三国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态度积极 

  从希腊、罗马尼亚、塞尔维亚三国(简称“三国”)与中国高层和政府部门的互动来看,三国政府都对“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出较高的积极性。20175月,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和塞尔维亚总理、当选总统武契奇出席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圆桌峰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部、质检总局和进出口银行等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与希腊、塞尔维亚等签署了若干合作计划、备忘录、联合倡议和项目贷款协议。此外,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积极参与了“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国一中东欧国家16+1合作机制”。 

  此次调研中,参与座谈和圆桌会的三国政府部门和智库专家均表示欢迎“一带一路”倡议并希望与中国开展深度合作。比如希腊渔业部部长认为希腊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枢纽,希腊也越来越看重与中国贸易往来,以及来自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投资,并看好双方未来合作的前景。罗马尼亚受访部门的官员提到罗马尼亚是较早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认为该倡议是加强国际合作的重要方式。塞尔维亚的智库则特别提到塞尔维亚社会上给予“一带一路”倡议的正面评价,并表示非常希望加强中塞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各种交流。总体来说,三国均希望和中国的合作能够在一个统一的大框架下推进。 

  二、三国与我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拥有较大合作空间 

  从地理位置来看,三国是连接西亚与中欧、西欧的海路和陆路枢纽。三国地处“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区域的东南欧,既是陆路“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我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及西部欧洲的中转站,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我国沿海港口出发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的重要节点。调研中,三国都有官员或学者指出该国地理位置优越,是中东()欧的关键节点,适合建立区域性贸易和物流枢纽。 

  从现实需求来看,受制于经济条件,三国都需要借助外力来改善基础设施,以发挥其区位优势。近年来,希腊、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的基础设施或由于经济增长乏力、或因多年战乱和经济制裁等原因老化失修,亟待改善。据世界银行统计,2014年希腊、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的铁路总里程分别为2238公里、10770公里和3809公里,处于长期停滞甚至下降状态,配套通信设备落后,运营质量较低。改建新建基础设施需要大量的投入,而三国的财政和金融状况决定了必须借助外力。一方面,三国的财政压力大。据欧洲统计局统计,2016年希腊一般政府总收入在GDP中的比例达到49.7%,一般政府合并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179%;罗马尼亚一般政府总收入占GDP比例39.7%,一般政府合并债务占GDP的比例39.7%。据塞尔维亚财政部统计,2015年,其财政收入占GDP比例为49.7%,公共债务余额占GDP比例为79.7%。另一方面,三国的储蓄率不高。据世界银行统计,2015年,希腊、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的储蓄率分别只有19.76%29.77%19.76% 

  此外,三国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素质相对较高,是其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另一优势条件。受金融危机影响,希腊失业率高企,工资收入下滑。2008年,希腊每小时的人工成本尚有16.7欧元,到2016年反而只有16.7欧元。罗马尼亚2016年每小时人工成本只有6.7欧元,远低于同期欧盟28个成员国26.7欧元的平均水平。2015年,希腊的月最低工资标准为686.76欧元,远低于德国1440欧元和法国1456.7欧元等西欧发达国家水平;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的月最低工资标准分别是216.7欧元和236.75欧元,低于我国经济发达省市标准。希腊、罗马尼亚和塞尔维亚的教育水平比西欧发达国家低,但高于亚洲国家平均水平。三国实行810年的义务教育,大学收费较低且设有奖学金,技术性院校较多,大量学生曾留学西欧发达国家。其中经济发展水平最低的塞尔维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也占到了总人口的16.7%。对国外投资者而言,当地年轻人专业技术水平和工资成本的性价比较高。 

  此次调研过程中,三国的受访机构分别列举了一些双方可以加强合作的领域。希腊的船运业是该国的支柱,港口在经济和文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希望以船运和港口两方面的深入合作为基础,推动货物贸易、物流、旅游、资本市场以及银行等领域的合作。此外,希腊方面还提出希望能扩大农产品对华出口。罗马尼亚方面认为适合双边投资的领域主要包括资源、交通、港口,以及农业和信息技术产业等。塞尔维亚方面充分肯定现有的能源、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基础上,并希望扩大农产品和丝绸等领域的合作。此外,希腊和塞尔维亚的受访机构都提到人民币在当地直接投资是可能的,两国央行可签订双边协议加以推动。 

  三、三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 

  ()三国执行部门和民众对“一带一路”了解不深入,甚至存在误解和质疑 

  受访机构反映,总体上三国政府高层非常重视“一带一路”倡议,但执行部门和民众对“一带一路”了解不够深入,甚至存在一些误解和质疑。 

  希腊更多地从双边经贸合作角度来看待“一带一路”倡议,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质疑主要包括:两国贸易自“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出现增长,但增长较多的是中国对希腊出口,而非从希腊进口;中国对希腊直接投资规模还不够大;中国与希腊之间没有客机直航,限制了中国人到希腊旅游观光的数量。 

  罗马尼亚经济部外贸局的官员表示虽然知道“一带一路”倡议,然而因缺乏一个全局的战略安排,无法明确具体的需求以及可利用的资源,希望能与中国政府部门签订相应的框架协议。他还提到中国在罗马尼亚的投资发展状况不如预期理想,并把该现象的原因归咎于中国投资者因遭遇欧盟反倾销等问题而兴趣有限。有的研究者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误解和疑问则在于:中国作为倡导者,能否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明确的计划及为其中的投资提供足够保证(guarantee);该倡议是否能够做到双赢,因为现实中同样质量的农产品中国仅对个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罗马尼亚并不包括在内)开放市场;如果“一带一路”项目遵循利益最大化策略并关注参与者需求,为什么有的经济收益低的项目却能获得中国投资。 

  塞尔维亚智库则表示,2016年的中国—中东欧国家16+1高峰会在塞尔维亚有众多媒体报道,比“一带一路”倡议会签时引起的反响更大。而且,虽然塞尔维亚钢铁厂项目很成功,但中国对塞尔维亚的投资多数是工程承包类投资,业主类的直接投资很少。 

  ()三国营商环境整体尚可,但存在一些负面因素 

  中资企业对其所在国的整体营商环境的评价积极,但也遇到了一些具体问题,包括政局不稳定、税收等政策波动较大、工会势力较强、融资环境较差等。 

  希腊中资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希腊政局不稳定,补贴下降、税收提高、资本流出受到管制,工会势力强大,当地资金短缺。由于政府更迭频繁,希腊政策可预见性变差,且希腊经济并未从危机中恢复,财政状况短期内难以好转,政府不但降低了对一些产业的补贴,而且提高了税收,或提高了公用事业费。如对于光伏电站,希腊补贴降低了50%,并加征了3.6%的电网安全税。政府房产税等税收征收困难,却通过提高电价的方式弥补,从而导致电费征收困难,占压企业流动资金。希腊金融环境不佳,对资金流出的外汇管制较为严格,使得企业不得不将资金存留在第三国。此外,希腊工会势力较大,员工罢工、工作时间减少和腐败等问题严重。 

  罗马尼亚中资企业表示,罗马尼亚实行两党制,社会党和民主党内斗激烈,政治局势不稳定,去年罗马尼亚就因总理大选和各市市长选举而暂停了很多公务。总体而言,罗马尼亚政治变动对经济影响很大,政府处理事务的效率不高,缺乏控制力。 

  塞尔维亚钢铁厂的中方总经理则表示塞尔维亚政府对该项目一直大力支持,但并购时政府承诺的10年免税期因存在法律问题仍没有落地。虽然钢厂与工会签订了新的劳动合同,但由于钢厂本地员工年龄普遍偏大,在未来发展中还要就更新换代问题与工会达成新的共识。 

  ()欧盟对该区域的影响较大 

  希腊和罗马尼亚是欧盟成员国。塞尔维亚也在积极申请加入欧盟,其外长曾表示力图在2020年以前加入欧盟。因此,三国在吸引外资和私有化等方面都受到欧盟规章制约。 

  在希腊,虽然政府有吸引外资和私有化的愿望,但因其正处于与欧盟的危机救助谈判过程中,在是否给予欧盟以外企业更高股权比例等问题上面临着来自欧盟和国内较大的压力。如,政府内部对比雷埃夫斯港港务局私有化中中资企业控股67%就存在不同声音。 

  罗马尼亚经济部和财政部均提到,该国投资项目的决策受欧盟委员会影响很大。罗马尼亚重大项目80%以上的资金都来自欧盟基金,且资金成本较低,因此罗马尼亚必须谨慎考虑欧盟的决定。 

  塞尔维亚智库则特别提出目前中国在塞尔维亚的投资都是项目方直接进行商谈,但这个模式欧盟并不支持。塞尔维亚未来正式加入欧盟后,将按照欧盟要求以招投标方式利用外部投资,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对塞尔维亚的直接投资和贷款。目前,欧盟的态度已经影响了塞尔维亚某些国际合作项目的进展。如有专家提到某个俄罗斯在塞尔维亚的投资项目曾遭到欧盟反对,在证明其技术是全球唯一来源后才获准在塞尔维亚投资。 

  四、对策建议 

  首先,需继续加大“一带一路”倡议对外宣传力度。一是充分发挥我国驻外使团的作用,可考虑由驻外使团收集外方关心的问题,由国内研究机构组织进行定向宣讲,及时更正误解,消除质疑。二是在中央部委、地方政府、高校及科研院所等的国际交往中增强与沿线国家和地区对应部门的沟通和交流,争取更大范围、最大程度地传递“一带一路”倡议的理念及中国的行动与贡献,使各国政府执行部门和民众对“一带一路”有全面了解,减少误解。 

  其次,在相互充分尊重的基础上,与东道国加强合作。在改善东道国营商环境方面,可由金融机构和企业在项目谈判中,从提升“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对市场资金的吸引力角度出发,提出相应的投融资条件和主张。 

  第三,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内应尽量避免政策上明显的国别差异。如在中国农产品进口方面,对于品质相同的产品可考虑扩大进口的地域范围,同时严把品质关。 

  第四,在东南欧地区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过程中,需要在加强与东道国合作的同时,与欧盟就“一带一路”倡议推进达成更明确的共识,包括鼓励投资的领域、条件和方式等。 

 

 

   作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 张丽平 陈宁 王洋 田辉  来源: 国研网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