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日本过疏化地区的新动向:特征、治理措施及启示(下)

2018-01-17 09:37

  5  不同土地规模经营者占比的变化    单位:% 

  

年份 

0.5公顷 

以下 

0.51.0公顷 

1.01.5公顷 

1.55.0公顷 

5.0公顷 

以上 

10公顷 

以上 

过疏化地区 

2010 

45.5 

26.5 

11.8 

14.7 

1.5 

 

2015 

49.0 

22.4 

10.8 

15.0 

2.8 

 

宫崎县 

2010 

22.1 

30.3 

16.7 

25.9 

5.0 

0.9 

2015 

22.3 

29.2 

15.8 

26.4 

6.3 

1.7 

  注:5.0公顷以上组包含了10公顷以上组。 

  数据来源:日本地域创造力过疏对策室()2016:《过疏对策的现状(2015)》,东京:总务省;日本农林业普查统计第1()2016:《2015年农林业普查报告》(1):都道府县统计),东京:农林水产省大臣官房统计部。 

  6显示,农事组合法人、株式会社、农业协同组合、森林组合等规模经营者数量在显著增加。2000年以来,日本过疏化地区农地弃耕抛荒现象逐年加重。以宫崎县为例,2015年农业经营者数量比2010年减少了16.8%,耕地面积比2010年减少了8.13%,农地弃耕面积达5026公顷,比2010年增加了348公顷,弃耕率已达10.93% 

  6  宫崎县农业经营者数量与弃耕率    单位:个、公顷、% 

  

农业经营者 

数量 

农事组合 

法人 

株式会社 

农业协同组合 

和森林组合 

经营耕地 

总面积 

弃耕面积 

弃耕率 

2010 

31683 

45 

429 

67 

50057 

4678 

9.35 

2015 

26361 

66 

575 

70 

45985 

5026 

10.93 

增减率(%) 

-16.8 

46.7 

31.9 

4.5 

-8.13 

7.4 

 

  数据来源:农林业普查统计第1()2016:《2015年农林业普查报告(1卷都道府县统计)》,东京:农林水产省大臣官房统计部。 

  6.町村经济增长停滞且支柱产业增长乏力。2014年,过疏化地区平均财力指数仅为0.23,财政自给能力极弱,主要依赖于国家财政拨付。这是因为过疏化导致地区经济增长缓慢甚至停滞,产业增长乏力,町村经济尤甚。20012013年,宫崎县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速为1.37%,三次产业的年均增速均很低,其中,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年均增速为负(-0.81%-0.12%),对地区经济增长的平均贡献为负(-0.04%-0.09%),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第二产业拉动(见图3)20012013年,宫崎县过疏化73村地区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速是负值,为-0.63%2013年,过疏化的73村地区生产总值为5256.89亿日元,比2001年减少了60.47亿日元,仅占宫崎县地区生产总值的14%。经济增长主要依赖制造业(占地区生产总值16.9%),其次依赖是服务业(占比14.9%)、建筑业(占比11.8%)、房地产业(占比10.4%)和农业(占比8.7%)等产业的发展,产业结构尚处于低级阶段。綾町町长前田穰先生认为,目前町村普遍缺乏支柱产业的原因是大部分制造业转移到了大城市或其他国家,町村产业空心化严重,就业岗位少,不能有效吸引劳动力回流,进而影响到第三产业发展。 

   

   

  3  宫崎县三次产业增长率和贡献率 

  数据来源:宫崎县综合政策部统计调查科,2016:《宫崎县2014年市町村国民经济统计表》,http://www.pref.miyazaki.lgjp/tokeichosa/kense/toke/documents/23862_20160622150819-1.pdf 

  三、日本治理过疏化的措施及效果 

  进入21世纪后,日本中央政府治理过疏化地区的措施以“内生开发”为主,通过激发过疏化地区的内在动力发展经济。日本从都道府县到市町村都按照国家的相关政策制定相应的财政、行政、金融、社会保障等方面的措施,发挥过疏化地区独特的自然资源、人文历史、乡土民俗、文化环境等方面的比较优势,改善地区公共设施、发展六次产业、推进居民组织建设,并在保持乡村地域特色与自给的基础上实行町村合并与乡村建设运动,振兴地区经济。 

  1.通过农业六次产业化联协农工商,进行产地构造与产业构造的转换。推行农业六次产业化成为日本应对过疏化问题的重要对策之一。农业生产者可以通过建设设施园艺、花卉、土特农产品、农产品加工、有机农业等高附加值农产品生产基地,再以此为基础发展游览、直销、城乡交流等,将原来被农产品加工、肥料生产、农产品流通、农业服务等产业吸附的利润更多地留在农业,从而激活农村生产潜力,振兴农村经济。2014年,日本农业六次产业化产品的销售额达20728亿日元,其中,来自农产品加工的有10300亿日元,来自直销所的有9688亿日元。宫崎县高原町主要通过组建农事组合法人推进农业六次产业化。农事组合法人的业务范围涵盖农产品生产、加工、配送和销售全过程,实现了农业产业一体化经营(见图4)。例如,夺下2012年日本国际啤酒大赛的穗仓金生牌啤酒就是由农事组合法人生产的农作物经宫崎日照地产啤酒株式会社酿造,再由宫崎日照地产啤酒和直销所(杜穗仓)进行销售。 

   

   

  4  农业六次产业化流程图 

  2.建设美丽乡村,创造宜居环境。为了创造能让年轻人在县内就业和安心生儿育女的生活环境,日本很多过疏化地区都制定了相应的居住、育儿、教育、社会福利等方面的措施,在建设美丽乡村增加“田园魅力”的同时,加大对外来定居者的支持力度。例如,宫崎县2015年制定了长期发展战略——“未来创造计划”,涵盖了人口、经济、资源环境、旅游、文化和社会等方面内容,试图构建人与地区密切联系的“安全放心、生活丰富、产业回流、就业稳定”的社会。高原町为了吸引外来人口定居,将迁出人口的空房回购并修缮,作为外来人口的住房,并提供50万~100万日元的补助。 

  綾町曾经也是“过疏町”之一,2000年以后脱去了过疏化的“帽子”,2014年人口净输入30人,学生人数比2010年增加了125人,是宫崎县为数不多的人口净输入的町之一。该町通过改善环境,建设“花园城市”,将体育、文化、教育与自然环境融合发展以吸引更多人口定居。具体的措施包括:①建设运动场地,购置体育设施,打造体育运动员疗养胜地,吸引运动员长期居住和消费;②提供就业机会,加快育儿设施和中小学建设,让年轻人更好地居住,让外地人扎根这里;③鼓励居民一起参与建设町村,让町村成为居民乐意生活地方。 

  3.积极推进自然生态有机农业发展,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日本有机农业体系以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相互“提携”的方式来推进,通过共建“产销共生系统”,使得农业生产者获得较为稳定的收入,保持农业经营的稳定性,并通过地区“有机农业运动”实现粮食自给与地区自立。2001年,日本各地首次开始进行有机JAS (Japanese agricultural standard)注册登记,通过认证的农民可以面向全国出售有机农产品。 

  早在1988年,宫崎县綾町就率先制定了《自然生态有机农业推进条例》,包括自然生态农业设定的标准、审查方法和审查结果的认证方法等。该条例规定:①不使用合成化学肥料和农药;②最大限度地利用土壤自身肥力;③生产安全和放心的农产品;④发展让消费者信赖的綾町农业。 

  从生产方式来看,綾町还开展了碳素循环农法的研究与实践。碳素循环农法是将土壤上层510厘米与蘑菇采摘后留下的下层菌充分搅拌,之后依靠自然腐殖后产生的微生物增加土壤养分,完全不使用任何人工肥料(包括农家肥或堆肥)和农药。其倡导者山口今朝广先生认为,“传统有机农业堆肥是给土壤增加肥料,碳素循环农法是给土壤添加养分”;“真正健康的菜是人吃人的菜,虫吃虫的菜。虫子爱吃的菜硝酸盐和氮含量高,对人身体不好,人不应该与虫抢粮菜”。 

  从农产品销售方式来看,綾町直销所“一坪菜园”所出售的农产品均按级定价分区出售,在外包装上清楚标注商品名、生产者、产地名、生产日期和售卖地点、生产者电话等信息,实现“从农田到餐桌”的农产品全程溯源,为“绫品牌”的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此外,消费者的理解对自然生态有机农业的推进也非常重要(堀口,2013)。綾町通过举办“交流收获体验”(以城市消费者为对象)、“有机农业推进大会”(生产者和消费者共同参加)和“村町食品广场”(制作地域特色饮食)等活动,加深生产者与消费者彼此的理解,为消费者了解乡土饮食文化提供机会。 

  4.不断完善农业教育培训,加大对新务农人员的支持。2000年以来,日本加强了教育部门和农业部门的协作,共同培育农业后继者。日本已确立了由教育部门(文部科学省)、农业部门(农林水产省)、地方政府以及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农业协同组合)相互分工、合作的教育培训体系(张建、陆素菊,2015)。依托研修等方式,愿意从事农业的各类人员可接受最基本的农业知识和技术培训,到具有“指导农业户”资格的农户、先进农业企业、农产品加工、流通企业等进修和学习(齐美怡、曹晔,2014)。綾町农业协同组合就有一个研修室,定期组织农民学习,每年会有国内外13人来这里进行研修,新务农人员经技术指导12年就可独立生产,该做法已延续了20多年。这些新务农人员已成为日本农业重要的后备力量。 

  四、对中国美丽乡村建设的启示 

  毫无疑问,日本治理过疏化的政策措施对振兴地区经济、改善区域间经济不平衡起到了积极作用,人口回流现象也在一些町村开始出现(比如宫崎县綾町)。但是,“先出现—再治理”的政策模式(饶传坤,2007)以及人口减少、高龄少子的社会现状减弱了这些政策的实施效果。所以直到今天,过疏化现象依然存在并向城市蔓延。目前,中国很多农村地区也出现了类似问题(程连生等,2001;王国刚等,2015;堀口、曹瑾,2016),有学者甚至认为国内情况比国外更严重(刘彦随等,2009)。因此,应该借鉴日本经验教训及早采取强有力的治理措施,防止其扩散。 

  基于中国的国情与发展阶段,本文认为,中国在治理过疏化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以下几点:第一,逐步构筑起农业“终身教育”的意识与理念,把农业教育拓展到中小学阶段。加强对农业适龄劳动力能力的培养,加大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补贴力度,实施符合中国国情的“新农人养成计划”。第二,大力发展六次产业。政府应该在六次产业发展中起到积极作用,参与生产指导,支持农业合作组织发展,设立农产品直营超市,推动地方农产品质量分级标准认证,将利润更多地留在农业。第三,慎重对待村庄撤并。在没有形成可依赖支柱产业的前提下,过疏化村庄简单的行政合并,不仅不能有效地控制人口减少,反而会由于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设施的撤并而给当地农户的生活带来不便,甚至加重村落萧条景象。第四,振兴过疏化地区的关键是重建农村居民组织,恢复村落固有机能。第五,以“内生开发”为主,对过疏化地区进行“价值再认识”,激活过疏化地区民间“内生力量”,振兴过疏化地区。第六,因地制宜,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并重,防止对过疏化地区大规模掠夺性的开发。 

  注释: 

  ①平均财力指数等于标准财政收入额/标准财政支出额。平均财力指数越低,地方政府财政自给程度越低。 

  ②参见日本众议院,2017:《过疏地域自立促进特别措施法》(修订版)http://www.shugiin.go.jp/internet/itdb_gian.nsf/html/gian/honbun/houan/g19301005.htm 

  ③限界集落是指由过疏化、高龄化(村落中65岁以上老人的占比要达到50%以上)以及低出生率导致社会共同生活维持困难的村落。 

  ④参见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人口动向研究部,2012:《日本未来的估计人口》,http://www.ipss.go.jp/syoushika/tohkei/newest04/con2hhtml 

  ⑤参见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2013:《日本各地区未来估计人口(20102040)》,第63页,http://wwwipss.go.jp/pp-shicyoson/j/shicyoson13/6houkoku/houkoku_4.pdf 

  ⑥参见日本宫崎县综合政策部统计调查科,2016:《宫崎县人口和家庭数量(2015年报)》,http://www.pref.miyazaki.lg.jp/tokeichosa/kense/toke/kako2.html 

  ⑦中核市指日本各地地方的中心城市。 

  ⑧在本文中,用日本行政建制市代表城市,用行政建制町和村代表农村。 

  ⑨资料来源:日本全国过疏地域自立促进联盟。 

  ⑩参见日本总务省统计局()2016:《2015年日本国势调查(人口统计速报结果)》,http://www.stat.go.jp/data/Kokusei/2015/kekka/pdf/gaiyou1.pdf 

  参见日本农林业普查统计第1()2016:《2015年农林业普查报告(1):都道府县统计》,东京:农林水产省大臣官房统计部。 

  经营农户是指经营耕地面积在0.3公顷以上或者调查日期前1年农产品销售额在50万日元以上的农户。 

  参见日本地域创造力过疏对策室()2016:《过疏对策的现状(2015)》,东京:总务省。 

  参见宫崎县综合政策部,2016:《2015年国势调查》,http://www.pref.miyazaki.lg.jp/tokeichosa/kense/toke/documents/21316_20160226160903-1.pdf 

  参见宫崎县综合政策部统计调查科,2016:《宫崎县民经济计算(2013)》,http://www.prefmiyazaki.lg.jp/tokeichosa/kense/toke/documents/10573_20160302165308-1.pdf 

  农业六次产业化在日本是指以第一产业的农林牧渔生产为基础,通过产业链延伸,综合发展农产品加工等第二产业和农产品流通、销售等第三产业,从而增加生产者收入、扩大地方就业的做法。 

  直销所指农民可以直接进场销售农产品的零售商店。 

  数据来源:农林水产省大臣官房统计部,2016:《2014年六次产业化综合调查报告》,http://www.maff.go.jp/j/tokei/syohi/rokuji/attach/pdf/index-2.pdf 

  资料来源:日本宫崎县綾町政府。 

  参考文献: 

  1.程连生、冯永勇、蒋立宏,2001:《太原盆地东南部农村聚落空心化机理分析》,《地理学报》第4期。 

  2.焦必方,2004:《伴生于经济高速增长的日本过疏化地区现状及特点分析》,《中国农村经济》第8期。 

  3.刘彦随、刘玉、翟荣新,2009:《中国农村空心化的地理学研究与整治实践》,《地理学报》第10期。 

  4.齐美怡、曹晔,2014:《日本现代农业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及对我国的启示》,《职教论坛》第10期。 

  5.饶传坤,2007:《日本农村过疏化的动力机制、政策措施及其对我国农村建设的启示》,《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第6期。 

  6.田毅鹏,2006:《20世纪下半叶日本的“过疏对策”与地域协调发展》,《当代亚太》第10期。 

  7.王国刚、刘彦随、王介勇,2015:《中国农村空心化演进机理与调控策略》,《农业现代化研究》第1期。 

  8.张建、陆素菊,2015:《日本农业教育体系研究概况》,《中国职业技术教育》第10期。 

  9.堀口正,2013:《大分県一村一品運動の起源とその発展過程:集落を中心とし た宮崎県綾町の自治公民館制度の考察より》,《龍谷大学経済学論集》第52期。 

  10.堀口正、曹瑾,2016:《中国農村過疎化に関する論点と課題》,《東アジア研究》第65期。 

  11.羽田司,松原伽那,2017:《過疎山村における住民生活の存立形態:飯山市福島地区を事例に》,《地域研究年報》第39卷。 

    

 

 

   作者: 河西学院复旦—甘肃丝绸之路经济带协同发展研究院 曹瑾 唐志强 日本大阪市立大学生活科学研究院 堀口正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焦必方  来源: 《中国农村经济》2017年第7期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