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流域综合治理是全面践行“十六字”治水思路的(摘要-636期)

2019-11-25 13:29

   (   淼)

    

  一、“节水优先”是流域综合治理的前提条件 

  一是要以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落实不同水资源条件下“节水优先”的理念。 

  二是从节能减排的实践经验中找到符合流域区域节水的正确思路和方式。 

  三是在实践中不断深化节水宣传教育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 

  二、“空间均衡”是流域综合治理的根本原则 

  一是把水资源承载能力作为流域可持续发展的外部边界条件。十八大之前提出的协调发展、均衡发展,其内涵主要强调资源环境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保障和支撑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空间均衡,其内涵更加突出强调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的刚性约束作用。因此,在流域综合治理中,坚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产的原则,将流域水资源承载能力作为流域可持续发展的外部边界条件,在流域和区域发展对水资源需求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处理好开源与节流的关系,特别是缺水地区相关规划中,突出水资源刚性约束,充分挖掘节水潜力,通过工程措施与非工程措施有效手段地综合运用,实现流域内供需水的基本平衡,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布局与水资源条件相匹配。 

  二是把实现流域内主要资源承载能力间的动态均衡作为流域可持续发展的综合约束条件。从自然规律来看,一个流域中,无论土壤、矿石等非可再生资源,还是水、森林等可再生资源,其在一定空间和时间范围内的最大供给和可持续供给能力都是有物理极限的,一旦突破供给承载能力会导致损害甚至不可逆转的严重破坏。同时,流域内各类主要资源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相互约束,共同构成既矛盾又统一的动态平衡系统,因此,考虑流域可持续发展时,必须充分考虑流域内部主要自然资源耦合形成的综合承载能力,在包括水资源在内的各类资源承载能力的约束下不断调整,实现动态均衡。 

  三是把人水和谐作为流域实现空间均衡的最终目标。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14项基本方略之一,也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首要原则,在流域综合治理中,人水和谐是流域实现空间均衡的最终目标。首先是水生态环境良好,将流域各类开发活动控制在水资源、水环境承载能力范围内,保障河道生态基流,维持河流健康生命,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其次是水资源保障有力,在承载能力范围内,提高流域内水资源调配及综合利用水平,实现水资源合理开发、优化配置、高效利用和有效保护,以水资源可持续利用支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其三是要实现水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重点聚焦广大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水需求,着力解决水利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实现城乡居民防洪安全、饮水安全等水利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满足居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向往。 

   三、“系统治理”是流域综合治理的方向指南 

  一是水岸同治,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治理。转变观念,由以往河流治理侧重于单一的防洪和供水,到流域空间上水岸同治,强调水土资源的开发、利用、保护与合理配置。做好流域河道堤岸整治、清淤疏浚、截污治污、水景营造等综合措施外,结合流域地方特点与相关部门需求,开展黑臭水体整治、农业面源污染整治、非法采砂整治、固体废物排查等综合整治。 

  二是部门协同,统筹发挥各方合力。流域水问题的复杂性及涉水事务增多导致的管理部门业务上相互交叉,决定了流域综合治理工作既需要加强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协调配合,又要统筹发挥社会各方合力。新时期流域综合治理项目更加强调综合性,涉及水利、农业、自然资源、环境、规划、文化旅游等相关领域,在项目规划、设计、建设和实施的过程中需多部门协调配合,共同实施,如征地移民、环境监督、产业布局等,需要政府和部门间,部门和部门间,甚至与社会团体间都要形成联动合力。 

  三是强化整体,统筹流域水体全方位治理。流域综合治理的目的是统筹解决流域内水灾害、水资源、水生态和水环境等新老水问题,是水生态文明建设的综合体现。流域综合治理的内容不应仅仅局限于传统水利的点状工程如水土保持,或者线状工程如中小河流治理,而是应充分考虑流域空间为整体的综合治理。无论是前期规划设计,中期统筹建设实施,都需要以流域整体为出发点,建设内容立足于有效解决流域内新老水问题的薄弱环节,充分协调相关部门,开展水体的全方位治理。 

   一是转变政府职能,做好政府相关职责。流域综合治理中政府的作用,是立足于水的公共产品属性,突出相关水利工程的公益性、基础性特征,通过制定法律法规、政策、规划、标准等,建立健全流域综合治理的体制机制。同时,在流域规划设计、建设实施和后期运行中科学履行政府宏观调控、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管理和保护环境的相关职能,厘清施政边界,确保政府不缺位、不越位、不错位。 

  二是建立和完善市场机制并有效调节流域涉水活动。水的公益性特征以及我国水情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决定流域综合治理项目多数为公益性项目,主要依靠政府投资解决。但是,可以考虑更多的引入市场机制开展流域综合治理工作。如建立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通过将生态系统保护中的经济外部性内部化,公共政策与市场化手段相结合,调整流域上下游生态保护者与受益者之间利益关系,支持和鼓励生态脆弱地区、重要生态功能区更多承担保护生态责任,提高生态系统服务提供者的积极性,促进生态和环境保护,促进流域内地区间、群体间的公平性和社会的协调发展。 

  三是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流域综合治理建设。在需求方面,公众对水生态、水环境、水资源等综合治理的需求催生巨大的生态产业市场;在供给方面,中国的制度变迁进程、经济和财政以及金融方面的改革也将释放出巨大的政策红利,人民群众的需求和政策的支持为社会资本参与流域综合治理提供重要契机。流域综合治理项目建设任务艰巨、资金需求量大,政府应在政策、投资环境等方面给予优惠,同时通过经营性项目打捆、水土资源开发权让渡、经营性项目对口补偿等方式提高项目整体的盈利水平,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流域综合治理建设。同时,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时,需要进一步关注项目的风险控制,提高项目收益预期,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健全政企双方遵守契约的长效机制。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