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治理以“案”说“法”(四)(上)——看赣南老区昔日“红色沙漠”变今朝“江南绿洲”(摘要-721期)

2020-12-16 10:23

   (吴浓娣    刘定湘  郭姝姝)

    

  一、赣州市及水土流失概述 

  二、主要做法 

  (一)“治山保水”—改善山林生态还青山本色 

  (二)“产业护水”—推动绿水青山转金山银山 

  (三)“生态净水”—保护放心水源提群众福祉 

  (四)“监管护水”—筑牢监管防线建长效机制 

  (五)“宣传爱水”—营造良好氛围促群众参与 

  三、启示与建议 

  (一)牢牢把握水的核心地位是推进系统治理的前提 

  赣州市水保工作紧紧围绕保水、理水、蓄水,通过在山上营造水土保持林、坡面水系改造等生态修复措施,大大增强山林水源涵养能力;通过在山下清淤疏浚河道、布设塘坝、蓄水池、排水沟等工程设施,提高河道调蓄能力,实现了水不乱流,泥不下山,排水有沟,集雨有池;有了水,秃山、荒田纷纷披上了绿衣,毫无生机的山场田野变得色彩斑斓。所以,治水要统筹治山治林治田治草,是保持生态系统完整性的内在要求。水利部门在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主体功能区化制订、生态系统治理方案制订与实施、生态环境违法案件查处等行动中,要敢于发声、勇于亮剑,这既是推动其他部门落实治水要求的重要前提,也是实现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双重目标的客观需要。 

  (二)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是系统推动治水工作的关键 

  从党中央、国务院到江西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视赣州市水土流失治理工作,赣州市几十年来水土流治理“一张蓝图绘到底”各级党委、政府“一任接着一任干”。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赣州市委、市政府把水土流失综合防治工作纳入高质量发展考核指标范围,水土保持工作年年有计划、有部署、有考核、有奖惩,并将这种制度常态化,为水土保持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障。这深刻阐释了水土保持工作在一方经济社会中的重要地位,也更加说明了治水不仅仅是水利部门一家之事,是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要任务,水利部门需要通过流域立法、系统治理协商协调小组建设等手段在体制机制方面做好谋划。 

  (三)稳定机构队伍是治水工作有序推进的坚实基础 

  赣州市和下辖的各县(市、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成立了水土保持机构,在1996年、2002年和2009年这三次精简机构改革中,市、县、乡水土保持机构和队伍不但没有削弱,还得到了充实加强。目前,全市18个县都设有水土保持局,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水土保持管理体系。实践表明,水土保持机构队伍的稳定和加强,对促进赣州市水土保持生态事业的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这也深刻阐释了“有为才有位”的硬道理。对水利部门来说,治水即治国也是历朝历代治水实践证明了的客观事实。因此,各级水利部门在积极做好“有为”的同时,也要全面阐释治水对流域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要性,也要积极宣传自身治水成就,争取党委政府支持。只有壮大自身队伍,才能有更大的力量投身治水工作,才能为“治国”做出更大的突出贡献。 

  (四)坚持共建共治共享是推进系统治理的重要途径 

  赣州市水土流失治理取得的丰硕成果,很大程度上源自其善于调动群众、激励引导群众主动参与治理,特别是结合区域实际,采取“以奖代补”、先建后补、村民自建等形式,制定“谁开发、谁受益,经营权允许继承和有偿转让”“山地入股或租赁他人开发”等优惠政策,大力鼓励社会各界力量、民间资本投入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形成了“政府主导、部门搭台、群众唱戏”的社会办水保的局面,不仅全面拓宽了水土流失治理投资渠道,更重要的是由于群众自主参与工程建设管理,有效解决了后期工程管护难题。因此,在国家财政趋紧、水利建设仍存在较大资金需求的大背景下,水利建设在坚持公共投入为主的同时,要在政策引导、项目设计与优化等方面总结经验,积极引导社会资本投身水利建设与管理。 

  (五)改革创新是推动系统治理行稳致远的源泉动力 

  赣州市的水土流失防治工作取得的巨大成效正是源自于其几十年来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创新,创造了以生态清洁型、生态产业型、生态观光型等“生态+”治理模式,水土保持重点工程建设以奖代补、生态示范园建设“统一规划、分头建设、委托管理”的建管机制为主要内容的水土保持生态治理“赣南模式”,为全国水土保持工作积累了经验、提供了示范。在治水主要矛盾发生转变的背景下,水利部门不仅要加快思路转变,还要总结地方实践经验,推动治水方式方法的改革创新,在“十四五”时期谋划一批能够适应新形势的系统治理重点品牌项目,如“水美乡村”“水美城市”“示范河湖”“清洁小流域”等水生态示范工程项目,通过项目带动和形成品牌效应,推动系统治理加快落实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