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王建平:深入开展水外交合作的思考与对策

2017-11-10 09:20

  一、我国的水外交形势与需求 

  1.日益复杂国际环境下,迫切需要系统谋划水外交战略 

  1)水外交已成为国际上国家战略博弈的重要工具 

  许多国家把水外交战略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美国政府已把水资源问题作为“独立优先事务”纳入重要外交议程, 企图主导全球水安全。中亚五国独立20 多年来,围绕跨界河流水资源利用和水电开发等问题的争议,仍然是国家间关系的敏感因素。 

  2)跨界河流开发利用合作已成为我国与周边国家合作重要组成 

  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安全保障已成为我国及周边国家共同关注的重大问题,各国都十分重视对跨界河流的开发利用。中哈、中俄、中印、中国与湄公河下游国家等在跨界河流开发利用和保护中均有较广泛和深入的合作,有共识也有争议,对彼此未来开发利用水资源也十分关注,跨界河流合作成为国家外交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谋划进一步加强对话与合作十分重要。 

  3)跨界河流问题全球化势头明显 

  2009 年以来, 美国以解决水危机和应对气候变化名义, 与湄公河区域国家开展了密切合作, 成为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重要举措; 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峰会通过《新东京战略2015》,指出为实现湄公河区域经济发展, 推动完善基础设施, 加强人才培养、环境保护,强调有必要加强防灾、气候变化应对与水资源管理的合作;欧盟中亚高级别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如何利用区域内水资源和加强环境保护。 

  2.外交理念不断丰富和发展,对水外交提出了新要求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外交战略与外交理念有了新发展, 提出“亲、诚、惠、容”周边外交战略方针,丰富了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提出了命运共同体的新概念,提出了新型国家利益观,提出了“一带一路”建设倡议,这些都对我国水外交提出了新要求,带来了新机遇。 

  1)周边外交对水外交的需求 

  我国周边外交的重点是构建持续和平、稳定的周边安全环境,推动与周边国家的区域经济合作。对水外交的需求主要在于处理好跨界河流问题、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周边经济合作, 同时丰富东盟10+1、东盟10+3、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等周边外交组织和机制内容,也需要跨界河流对外合作,建立互信、和谐的周边环境。 

  2)发展中国家外交对水外交的需求 

  发展中国家外交重点是要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逐渐提升至“战略”高度,继续强调与发展中国家在政治上的协同性,同时开始更多地强调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共同发展”,合作重心也开始转向民生改善,这对水外交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水利对外援助扩大规模,水利对外投资更侧重民生的改善。 

  3)大国外交对水外交的需求 

  大国外交的重点方向是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应以“创新思维、相互信任、平等互谅、积极行动、厚植友谊”为理念,以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共同发展的合作伙伴关系为核心,对于水外交的需求主要是要融入与各大国的外交重要领域当中,如能源、经济、科技、生态环境等合作领域。 

  4)多边外交对水外交的需求 

  多边外交的重点是利用多边外交来实现和维护国家利益,利用多边外交传播中国理念、提升国际形象,利用多边舞台履行负责任大国之责任。对水外交的需求主要体现在参与涉水规则和议程的制定以维护国家利益,讲好“中国水故事”传播中国理念,参与国际组织建设履行大国责任。 

  3.水利改革发展需要开展水外交,既要“引进来”也要“走出去” 

  当前我国水安全呈现出新老问题相互交织的严峻形势,需要通过水利“引进来”,学习借鉴国外治水理念和技术,为加快推动水利改革发展提供科学支撑。国内水利行业要保持长期的竞争力, 必须要面向国际市场,输出优势领域产能,以解决水利工程勘察设计、施工、建设、设备制造等相关企业的发展问题。在“引进来”和“走出去”的同时,可为水利改革发展培养一批优秀的水利建设与管理人才。 

  二、开展水外交的总体思路和重点工作内容 

  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局势, 以及水利自身发展面临的挑战, 迫切需要我国科学谋划、积极作为, 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高层次开展水外交。 

  1.总体思路 

  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坚持以我为主、互惠互利,分类施策、突出重点, “引进来”“走出去” 并重, 义”“利”兼顾,紧紧围绕跨界河流合作、对外援助、工程承包、引进智力、科技合作、政策交流、参与国际组织建设、国际规则制定等领域,通过制定规划、平台建设、人才培养、资金投入、信息服务、标准国际化等措施,努力构建周边水外交、发展中国家水外交、大国水外交、多边水外交等四大体系, 不断提升中国水利在国际舞台的引领作用, 服务好国家外交大局和水利改革发展。 

  2.重点工作内容 

  1)周边水外交 

  周边水外交要落实“亲、诚、惠、容” 理念,重点是服务国家“ 一带一路”建设战略,主动开展跨界河流合作,加强与周边国家在跨界河流领域政府间合作,坚持分类施策,稳妥开展跨界河流涉外谈判,加快跨界河流开发利用与保护,积极承揽工程承包项目, 并根据跨界河流合作需要,开展以防灾减灾援助为重点的对外援助以及水利技术、政策交流,为构建稳定的周边安全环境、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提供支撑。 

  2)发展中国家水外交 

  发展中国家水外交要服务于南南合作,重点是大力实施水利“走出去”,“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与“企业先行、政府跟进”模式相结合,推动水利规划、工程勘察设计与咨询、工程建设技术与管理、设备与产品的全方位“走出去”,引导和规范国内水利企业的“走出去”行为,加强境外安全工作指导与监督; 积极开展水利援外,加强水利援外与水利“走出去”统筹协调,服务国家整体对外战略,合理布局水利援外项目;主动开展水利技术、政策交流,推动能力建设合作。 

  3)大国水外交 

  大国水外交要服务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针对国内需求,大力引进智力特别是高端人才, 开展水利科技、政策交流;加强高层互访,建立固定交流机制, 将水外交融入大国外交;以双边促多边,寻求国际规则制订上的合作;主动沟通,预防大国干涉我周边跨界河流事务。 

  4)多边水外交 

  多边水外交围绕维护国家利益、传播中国理念、履行大国责任、提升国际形象,重点是主动参与国际组织建设,培养并竞争国际涉水组织的领导人,资助并推荐人员到政府间国际组织工作,加强在华国际水组织的建设, 全面参与国际涉水组织的重要工作与活动; 积极参与在国外举办的国际水事活动, 做实做强我国主办的国际水事活动, 实施请进来与派出去相结合的智力引进策略; 增强设置议程和议事决策的能力, 逐步参与跨界河流开发利用的规则制定,重视国际问题研究,强化独立研究、超前研究。 

  三、推进水外交战略的对策建议 

  1.将水外交上升到国家层面进行统筹谋划推动水外交融入国家总体外交,在国家层面对水外交进行总体规划。建议组织开展水外交战略谋划,研究确定水外交近远期目标,统筹协调水 

  外交各领域事务, 提出跨界河流合作、水利“走出去”、水利援外、参与国际组织、科技与政策交流等领域的重点任务、实现途径和主要措施。 

  2.全面加强水外交平台建设 

  政府、科研机构、企业形成合力,重点推动与“一带一路”支点国家、水利大国签署涉水合作协议,完善高层互访和双边交流机制,拓宽现有水外交平台合作领域。健全与国际组织的交流机制,打造高层次、宽领域、定期化国际水事活动平台,鼓励国际组织在华建设或设立地区办事处,主动参与国际涉水组织的事务和活动。 

  3.进一步强化水外交人才培养 

  健全水外交人才“走出去”和“引进来”的互动交流机制,鼓励行业专家担任国际组织领导职务,资助并推荐人员到国际组织工作,加强高端人才引进工作。完善水外交人才教育与培训制度,构建水利与外交人才交流机制, 建立健全行业间人才流动机制, 培养外交与专业技术复合型人才。依托科研院所、高校、在华国际培训中心,打造一批集科研、教育、培训为一体的国际水利人才培训基地,加强能力建设领域的合作。 

  4.进一步加大水外交资金投入 

  拓宽水外交投入渠道,加大水外交资金支持力度。完善中欧水资源等重要多双边交流机制和平台的经费投入机制。完善涉外项目合作经费投入机制, 加大水利援外资金投入力度。深化水利金融合作,加强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银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沟通合作,推动加大对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水利基础设施合作项目的支持力度。 

  5.大力推进水利标准国际化 

  开展国内外水利技术标准对比研究,及时掌握国内外水利技术标准差异, 推动国内外水利标准衔接,为水利企业“走出去”奠定基础。完善水利技术标准翻译出版管理机制,加快翻译出版进度, 提高翻译出版质量,增强技术标准权威性。深入推进水利行业参与国际标准化组织活动,向国际社会推广我国优势领域的技术标准,有计划有重点地推动部分较为成熟的技术标准被国际标准化组织采信为国际标准。 

  6.不断提高水外交宣传和信息服务水平 

  充分利用传统和新兴媒体, 积极宣传我国治水理念, 重点围绕落实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进展和成绩,讲好“中国水故事”,提高水外交宣传广度和深度。适时利用智库在国际涉水规则谈判中发声。加强对世界各国政治、经济、文化等信息搜集与分析,强化境外安全风险评估与预警。 

作者:王建平 金海 吴浓娣 廖四辉 刘登伟 李发鹏 来源:《中国水利》2017年第18期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