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政策供给 建设幸福河湖(摘要-第924期)
发布时间:2024-04-01

(陈茂山  刘卓  陈晓)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战略高度,提出了“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思路,为新时代治水提供了根本遵循。2016年、2017年,中央先后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关于在湖泊实施湖长制的指导意见》,实现了我国河湖保护治理政策的重大创新性突破。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发出“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的伟大号召,为新时期河湖保护治理指明了方向。水利部党组和地方各级党委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治水重要论述和中央关于河湖长制的工作部署,制定出台了河湖“清四乱”等一系列政策,推动解决了一大批河湖保护治理难题,我国河湖面貌实现历史性转变。

  一、河湖保护治理政策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一)构建了以河湖长为核心的责任政策体系 

  中央文件明确,全面建立省、市、县、乡四级河长体系,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总河长,由党委或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域内主要河湖设立河湖长,由省级负责同志担任,各河湖所在市、县、乡均分级分段设立河湖长,由同级负责同志担任。按照中央要求,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省、市、县、乡,由党委或政府印发设立河湖长组织体系的文件23500余份,明确了4级共30万名左右河湖长的河湖保护治理主体责任。 

  (二)建立了落实河湖治理保护任务的执行政策体系 

  国家层面,建立了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国务院分管负责同志担任召集人,18个成员单位协作配合;水利部印发了《贯彻落实<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实施方案》等20余份配套文件,推进河湖长制各项任务落实落地。流域层面,长江、黄河、淮河、海河、珠江、松辽、太湖7个流域管理机构,牵头建立了省级河湖长联席会议制度,形成流域统筹区域协同、共建共管的政策体系。地方层面,省、市、县、乡四级按照中央文件和水利部有关要求,建立以河长会议制度、工作督察制度、考核问责和激励制度等为核心的河湖长制政策执行体系,确保中央要求落实落地。一些地方探索创新,制定出台了“河长+警长”“河长+检察长”政策,推动水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公益诉讼衔接,完善了河湖执法政策体系。 

  (三)积极推动河湖长制入法,建立法制化政策保障制度 

  国家层面,《水污染防治法》《长江保护法》《黄河保护法》明确了河长制相关内容。地方层面,河北、山西、辽宁、吉林、江苏、浙江、福建、江西、湖北、广东、海南、重庆、四川、贵州、甘肃、青海、宁夏等17省,将各级河长湖长职责在河道(河湖)管理条例、河湖长制条例(规定)中明确。浙江、四川、重庆分别出台《浙江省河长制规定》《四川省河湖长制条例》《重庆河长制条例》。《湖北河湖长制工作规定》作为省级党内法规印发。 

  (四)各项政策落地见效,我国河湖面貌实现历史性转变 

  水利部与各地区各部门共同努力,推进部门协作、监督检查、考核问责、联合执法等一系列政策落实落地,解决了一批长期困扰河湖的“顽疾旧病”,河湖面貌显著改观,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增强。截至2022年底,完成了全国120万公里河流、1955个湖泊管理范围划定工作,累计清理河湖违法违规问题22.32万个,清理整治妨洪碍洪问题1.24万个。全国地表水I~III类水水质断面比例从2016年的67.8%上升到2022年的87.9%。 

  二、进一步强化幸福河湖建设的政策供给 

  强化河湖长制,建设幸福河湖,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水利工作的重点任务。从政策角度看,河湖长制存在三个方面的优势。一是全面推行河湖长制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重大改革举措;二是全面推行河湖长制与我国行政管理体制相结合,基于我国的国情水情,符合治水需求;三是经过这些年的不懈努力,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出台了一系列的制度政策,奠定了良好的制度基础,实践证明这些制度行之有效。 

  对标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要求和《长江保护法》《黄河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当前我国河湖治理保护政策体系还存在一些薄弱环节,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强制度创新。一是河湖长制的长期性和稳定性,与各级河湖长频繁变动和工作有效衔接之间的矛盾需要克服;二是充分利用好河湖长制平台,加强社会管理,调整人的行为,纠正人的错误行为,要求不断提高河长办协调能力;三是防范河湖长制可能面临的淡化、虚化、弱化趋势,需要加强政策创新和有效供给,充分发挥各项政策的综合效用,建设造福人民的幸福河湖。 

  (一)进一步强化河湖长履职的相关政策; 

  (二)建立健全河湖行洪空间管控的相关政策; 

  (三)完善河湖生态补水的财政支持政策; 

  (四)完善入河湖污染物管控相关政策; 

  (五)健全完善河道采砂管理相关政策; 

  (六)健全完善河湖日常管护制度; 

  (七)进一步推进河湖保护治理政策入法; 

  (八)开展河湖建设标准规范体系研究; 

  (九)推进河湖生态价值实现相关政策研究。